11.10

周六发现一个安静看书的好去处:科苑站附近的 Dots Coffee。这儿没有星巴克的喧嚣、没有挤满考研考证党后的图书馆的压抑、东西不贵,点杯茶可以坐一整天。一切都刚刚好。

所以周日又来到了这里。两天来我都在整理手里的英文版龙书 PDF,这文档目录书签不完全,为了和 MarginNote 对上,得手动用 Acrobat 给它一个小节一个小节地加上,1000 多页的书,两天弄完,想来也当作对这本书的框架的一种熟悉吧。

一个领域的知识就像是一座山,这座山只存在于心灵的世界,只有在内心足够平静的时候,才可能构建起来;在它足够强大之前,实在是不堪一击,外界的一点点干扰都可能把它摧毁殆尽。在这两天我也渐渐地感受到心中那片名为“编译原理”的那座小山的渐隐渐现。这种感觉熟悉却又陌生,已不记得上次是什么时候有过这种体验了。

恰好周日也是母校北江中学的返校纪念日,回忆起来,上一次可以这样安静祥和地构筑起一座座思想中的大山的体验的日子,不正是在北中的那段时光么?

似乎自从离开北中来到华师之后,心境便开始发生了变化。想来,环境的变化是一个很大的因素。现在从一个老油条的角度来看,我想我在华师看到更多的,大概是,刻意之下过于用力追逐社会潮流的肤浅,乃至于让人忘记一所大学究竟应该是一种什么模样。“院级比赛”、“校级证明”、“省级课题”、“世界级比赛”、GPA、XXXX证书...是这里的一切的源动力;四周充满了背书、考试的压抑气息,一年又一年,鲜肉们在为各种考核、答辩、展示而四处奔波...我则在种种类似“谭浩强的C语言是一本很好的书啊”这类的说法中,不知谁真谁假,怀疑着身边的一切、怀疑着自己...

曾尝试过融入它们,但能感觉到我的内心深处在强烈地在抗拒着。挣扎之中,偶遇《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其中的一段话令我忍不住拍案叫绝:

这个学校可以称得上是师范学院,在这里你不断地上课、上课、上课,完全没有研究的时间,也没有思考的时间,更没有参加校外活动的时间。只是不断地上课、上课、上课,一直上到你的心灵枯竭,创造力也消失了。而你成了一部机器,不断地对那些如潮水般涌来的天真学生重复同样枯燥乏味的教材。他们不了解为什么你变得这样乏味,因而对你失去了尊敬。大家也受了你的传染。你不断上课、上课、上课的原因是,这是经营一所学校最经济的方法,让外界的人误以为学生得到了完整的教育。

想过从糟糕环境中抽离开来,就像 bang 师兄wzpan 师兄一样,探索着另一种人生的可能性。可惜的是,一直懵懂的我并没做到,也由此不断遭受着生活的毒打。当然,在挣扎中,收获也有不少。

刷朋友圈,看到高中曾经一起搞机器人竞赛的师兄回校拍的发的一张照片,“突出贡献队员”,我也在其中,不禁想起那段往事。我们队伍参与的其中一个竞赛有个理论答题环节,高二那年,我曾试着用 PHP + MySQL 做过一个题库和类似猿题库的练习程序,在这套题库的助力之下,师弟师妹们蝉联了多年的冠军。

突然意识到,一直以来我也都未与身边环境抽离开过,做过许多类似的“优化环境”的事情。自初中开始便在班里是管电脑与投影的那个人;大一加入网络中心处理校园网问题,搞各种面向学生的服务网站;大二时候开了 0xFFFF......

这一切大概也是属于我的一个特质所在吧,也许可以称作一种“朴素的想翘动这个世界的妄想”。就像老王那样,做一个在好奇心的驱动下、安心一点点铲掉世界的 shit 的开发者

在北中的三年,不知不觉心中埋下一颗种子,冥冥之中指引着我走出那些纷纷扰扰。来到深圳,人生进一步发生着巨变,一年来不断地认识自己、认识这个充满了混沌的世界、还有自己在其中的渺小。庄子说,“以有涯随无涯,殆已”,我需要的,应该是在有涯和无涯之间尝试着寻找一个平衡吧~不要再一意孤行地去做那个跳入一潭死水、“扑通”一声、溅起一片水花过后、水潭重新恢复平静、而自己却沉没其中的大石头。

脑洞一下,如果人生还可重来,回到高考完填志愿的那几天的话,想想,我大概还是会填华师的。(除非分真的很高呢~

仅有 1 条评论
  1. 让一部分人先读起来。

添加新评论